欢迎来到笔下文学

笔下文学 > 历史军事 > 庆余年 > 正文 第九章 不耻而问

底色 字色 字号

正文 第九章 不耻而问(1/2)

    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,年幼的范闲开始跟随从京都来的费老师学习关于毒药的一切知识,偶尔抽空出城,翻山越岭去找那些马钱子、巴巴多斯坚果之类的植物xing毒药,还尝遍了各种菌类,肚子疼了无数次,要不是身边有位毒家宗师,只怕早就去了地府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更深入地学习这一切,在费介老师的带领下,司南伯爵的这位私生子已经犯下了累累血案,无数尾巴不长的小白兔,四处乱窜的癞蛤蟆的英魂就这样葬送在他那双纤细嫩弱的双手之下。

    这一年,范闲五岁。

    很奇怪的,从费介来到澹州港之后,一直住在杂货店里的五竹似乎也就不再刻意回避范闲,至少每当范闲悄悄溜到杂货店去喝小孩子一定喝不到的酒的时候,五竹总是会帮他做几个小菜吃吃。

    范闲有时候很奇怪,五竹是自己母亲的仆人,那为什么居然连自己喝酒都不管?

    范闲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定不是平凡人,所以才会拥有像五竹这样又忠心,实力又十分恐怖的强者作为仆人,但是,范闲也不确定这位盲人高手,会不会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,看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不知不觉间,范闲已经渐渐习惯了五竹在不远的地方守护着自己,习惯了那块蒙在五竹眼睛上的黑布时不时出现在某个角落,比如巷角的竹下,比如街头的豆腐摊旁,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在这一年里,范闲体内的真气很缓慢却是异常稳定地保持着进展,隐隐然快要接近某个关口,但那种睡梦中就能积累的霸道真气,却变得有些不再稳定,让他的情绪隐隐有些燥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在这个依然陌生的世界中,有许多不知名的危险,至少京都司南伯爵府中就一定有许多自己不是很了解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他刚刚苏醒之后,便给自己定下了目标:“好好活着,天天向上!”

    就因为这个“伟大”的目标,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,以便ri后进行自己更加“伟大”的三大任务,他很执着于修行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前生患了重症肌无力,一直没有办法行动,所以这一生忽然间可以zi you地行走,更加让范闲珍惜这种能力,天天一大清早地就爬起来锻炼身体,爬高爬低,勤奋到了一种连费介都觉得很恐怖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目前找不到法术的修练方法。如果以勤恳论,他绝对比任何一个小孩子都要勤勉许多,不过他常常安慰自己,身为一个二十岁的年青人,当然要比那些小鼻涕虫勤奋些才像话。

    其实没有人知道,他不是能吃苦,只是多动症而已,躺了十几年,再懒的人也都不会再想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,费介先生自己独居的屋子内,油灯的光辉还没有散去,他靠在桌边,花白的头发竟似比初来澹州港时,反而要显得黑se更多了。此时他正提着鹅毛笔,在白se的信纸上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敲门声,费介头也不回,轻声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范闲推开门,迈着步子跨过那高高的门槛,摸了摸小脑袋,嘿嘿笑着凑了过去:“老师在写什么?”

    费介并不怎么避着他,很随意地将信纸推到一边,转过身来和声问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和司南伯爵的私生子相处了一年,不知为何,这个令无数官员大盗魂飞胆丧的监察院毒物学专家,居然心头生起些许温润来,看着这小子便是打心里出来的欢喜,小家伙年纪小小,但能吃苦,肯钻研,而且对毒物这个东西,也没有世人那种很做作的厌恶感,这点让费介很是舒服。

    而且最关键的是,范闲很聪明,很懂事,甚至有时候都不像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。

 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  新书推荐:综网的巫: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我真的没想搞钱啊 我在修行界寻宝那些年 总有上神不识好歹 我真的不喜欢吃窝边草 我真的好怕啊 诡异盗墓者的经历 我在九叔世界里面努力加点修仙! 斗罗之唐家逆子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