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笔下文学

笔下文学 > 历史军事 > 庆余年 > 正文 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宫前行走谁折腰?

底色 字色 字号

正文 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五十八章 宫前行走谁折腰?(1/5)

    (应该还有三章,还有三章,然后还有一个末章和一篇后记,怒啊怨啊哀愁啊……大家还是投推荐票吧,昨才发现,原来鲜花票也要钱,嗯,我们一起努力,搞个好看的猫尾巴。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放箭!”雨水从宫典混漉的胡须上滴落,面色苍白的禁军统领,声音微颤地发出了命令。

    无数枝羽箭在这一刻脱离了紧绷的弓弦,倏然间速度提升到了顶点,撕裂了空中的雨水,射向了广场正中孤独站立的五竹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箭羽似要遮天蔽日,只是今日的暴雨率先抢走了这个效果,所以无数枝飞速射出的箭羽像发泄不满一般,绞碎了天地间,空气中所有的雨珠,令整个广场的上空,变成了如神境一般的水帘大幕!

    与这恐怖的声势相衬的还有这些箭羽刺穿空气,所带着的阴森呼啸声,这些声音代表着庆国强大的军力,也代表着无可抵抗的杀意。

    在这样密集的箭羽攻击中,没有人能够活下来,范闲不能,即便是当年大东山处的叶流云,所面的也只不过是数百枝弩箭,而且在那样的地形下,大宗师飘忽的身法,本来就是他们最大的保障。

    怎样杀死一位大宗师?范闲当年曾经深思过这个问题,必须是放在平原之上,万箭齐射,然后用重甲骑兵连环冲锋,方能不给大宗师逃遁的可能。

    孤独站在雨中的五竹很强大,至少知道他的名字的那些人,从来都不会认为他弱于一位大宗师。很显然,禁军收兵放箭,与范闲当年的计划极为相宜——此时广场上一片宽阔,虽在雨中,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视线的法子,五竹如何躲避?人力终究有时穷,以一敌万之人有,然而箭羽齐发,却等若将万人之力合于一出,怎样抵挡?

    面对着比暴雨更加密集的羽箭,五竹还能无比强大地站在广场中央吗?

    五竹的身法没有叶流云快,五竹的出手没有四顾剑狂狠,五竹无法像苦荷一样借雨势而遁,他只是冷漠地抬起头来,隔着那层湿润的黑布,看着扑面而来,劲风逼面,将自己身周数十丈方位都笼罩起来的乌黑箭雨。

    箭矢之尖刺破了雨珠,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如今的天下,轻身功夫最强的应该是范闲,在苦荷留下那本法书册子的帮助下,他可以在雪地上一掠十余丈,然而便是他,此刻面临着这泼天的箭雨,也没有办法倏然若闪电,掠至箭雨罩下的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所以五竹的身体也没有动,没有尝试着避开这场明显蓄势已久,密集到了极点的箭雨,因为无论是谁都躲不开——他只是将身边雨中的铁钎收了回来,横在了自己的胸膛之前,就像是一扇门,忽然间关闭,将他的身影锁在了雨雾之后。

    咄咄咄咄!无数声箭镞刺中目标的恐怖声音,似乎在这一刻同时响起。强劲的箭枝有的刺中了五竹脚下的青石板,猛烈地弹了起来,在空中便禁受不住箭身承受的巨力,啪的一声脆断,有的箭枝更是直接射进了青石板之间狭小的缝隙之中,箭羽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无数的箭枝便将五竹略显单薄的身体,笼罩住了,无数声令人心悸的响声过后,皇城上下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眼瞳都渐渐缩小,惊恐地缩小,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箭枝就像被春雨催后的杂草,森木然地在皇宫前广场正中央约数十丈方圆的范围内,密集地插在地上,溅在空中!

    而最密集的箭雨正中,五竹依然沉默地站立着,不知何时,他一直戴着的笠帽已经到了他的手上,上面穿插着不知道多少枝箭,看着就像一个黑色的毛球,渗着寒冽的光芒。

    而他的右手依然稳定地握着那把铁钎,右手之下是无数枝被他斩断了的箭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  新书推荐:综网的巫: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我真的没想搞钱啊 我在修行界寻宝那些年 总有上神不识好歹 我真的不喜欢吃窝边草 我真的好怕啊 诡异盗墓者的经历 我在九叔世界里面努力加点修仙! 斗罗之唐家逆子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