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笔下文学

笔下文学 > 历史军事 > 庆余年 > 正文 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南庆十二年的彩虹(三)

底色 字色 字号

正文 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六十一章 南庆十二年的彩虹(三)(1/11)

    (还有一个末章,我这时候还在写,如果写完了就是上午更,如果在电脑前睡着了,那就要晚很多,大家就且莫等了。

    我很满意这章以及无数章,大家都知道我的满意,或许不能同意,因为我不能奢求所有朋友的满意……我只是希望大家满意于我的满意,因为这代表大家满意我写书的态度,只有我自己满意的东西,我才会端上来给大家伙看。原来如此,不过如此,依然如此……不错。

    合什,非常感谢大家陪着我这么久,后天我要写后记,重复数遍,请大家一定要看。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庆帝的拳头,永远是那样的稳定强大,王者之气十足,轻易地击穿面前的一切阻碍,就像他这一世里经常做的那样。

    在这片大陆,在这数十年的历史中,被庆帝击中还能活下来的人不多,四顾剑那个老怪物肠穿肚烂,也只有凭着费介的奇毒苟延残喘,范闲却是凭籍着苦荷留下来的法术,以一掠数十丈的绝妙身法,出乎庆帝意料,强行避开那只拳头里所蕴藏着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五竹没有避开这一拳,实实在在地禁受了庆帝体内无穷真气的冲撞,胸口处被击的塌陷了一块,然而他却没有就此倒下,因为若人世间最顶尖的境界便是大宗师的话,如果说大宗师唯一的漏洞便是他们依然如凡人一般的肉体,那五竹明显没有这个漏洞,他的身躯绝对是大宗师当中最强悍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再次站起身来,在湿漉的地面上向着庆帝再次靠近。

    他再次走到了庆帝的面前,脸上的黑布纹不动,手中的铁钎挥动,破空无声,因为太快,苟活着的人们,竟是根本看不到石阶发生了什么,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皇帝陛下没有退? 他的眼瞳里掠过那道淡淡的灰光,双脚稳定地站在石阶上,就像在悬空庙上充满无穷霸气和自信所宣告的那般? 他这一生? 无论面对任何敌人? 都不曾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他再次出拳,像玉石一般散发着淡淡幽光的拳头,瞬息间蒸干了空气中的湿意? 端端直直地轰到了五竹的腹部。

    而五竹的铁钎此时却如天上投下来的那一道清光一般? 无可阻拦,妙到绝境地狠狠击打在庆帝的左肩上。

    到了他们这种境界的强者,在彼此人生的最后一战中? 早已抛却了一应外在的伪装与技巧? 实势二字中? 势已在他们身体气度之中? 纯以实境相碰? 正如苦荷大师的太师祖——根尘所作的宿语录当中的那句话:脱了衣服去!

    两位绝世强者的对决? 只是冷漠淡漠地最简单的行为艺术,脱却了一切的外在,只是赤裸裸地,像原始人一样,在雪中? 在火山旁? 在草原兽群里? 实践着最完美的杀人技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帝陛下的左肩喀喇一声碎了? 唇间迸出了鲜血,冷漠的眼瞳却只是注视着越飞越远的五竹的身影。

    五竹再一次被那个拳头击飞,他此时腿已断? 身已残,超乎世间想像的计算能力,已经无法得到肌体强悍执行能力的支撑,他无法躲过庆帝突破时间与空间范畴的那只拳头。

    将停的微雨中,五竹的身体弓着在空中向后疾退,寒风刮拂他的衣衫猎猎作响,啪的一声,他的双脚落在了地面上,在湿滑的地面上向后滑行了十余丈距离,才勉强地停住,只是左腿站立不住,险些倾倒于地。

    硬接了这一拳,五竹没有倒地,似乎比先前的情况要好一些,然而皇帝陛下面容上流露出无比自信与强大的光芒,以及五竹微微低着的头颅,似乎昭示了极为不祥的结局。

    太极殿下面血泊场中静静站着的五竹,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,沉默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  新书推荐:综网的巫:从艾泽拉斯吃到山海经 我真的没想搞钱啊 我在修行界寻宝那些年 总有上神不识好歹 我真的不喜欢吃窝边草 我真的好怕啊 诡异盗墓者的经历 我在九叔世界里面努力加点修仙! 斗罗之唐家逆子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