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笔下文学

笔下文学 > 武侠修真 > 仙都 > 第一百零五节 花开两朵
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一百零五节 花开两朵(1/2)

筱雅枝冷不丁问起姜幼仪,滕上云为之一怔,仔细想了想,实事求是道:“化形狐女,修持媚功,容貌没什么可挑剔的……话说回来,你也不比她差,只是少了几分妖媚,那是狐族的天赋,勉强不来。”
筱雅枝看了师父一眼,见他一本正经不像开玩笑,继续说下去:“有没有可能,那位申观主只是贪图狐女的美色,才将她们入门内,并非有意扶持妖修?”
滕上云慢吞吞道:“有美色的可不止狐族,一旦开了这个口子,妖物聚于栖凡观,迟早会惹出大祸。夏土佛道二门的修士已经太多了,面和心不和,算盘
筱雅枝道:“两害相争取其轻,只不知是妖修出头为祸烈,还是得罪申观主为祸烈。”
滕上云听出徒儿的言外之意,好奇道:“得罪区区观主,能与妖修崛起相提并论?”
筱雅枝扁扁嘴,指了指那一堆小山也似的妖骨,道:“师父抓了徒儿做苦力,岂不是为宗门留条后路?计师兄此去栖凡观,八成是凶多吉少,三圣宗的招牌不好使,胡长老火气再大也讨不得好,迟早要低头服软,师父是这么想的吧?”
滕上云呵呵一笑,道:“没这么严重,未雨绸缪,有备无患……”
筱雅枝沉默片刻,幽幽道:“金仙美人蟒陨落于海外,是真的吧?”
滕上云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申观主言之凿凿,十有八九确有其事。”
筱雅枝知晓师尊天赋异禀,洞察真伪,天庭妖修入侵此界确凿无疑,只不知是谁人下手,乃至于金仙陨落。她停下手,皱眉寻思了一回,叹息道: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近
滕上云抬手给了她一个“栗凿”,道:“什么叫‘心里就没个数’?胡长老乾坤独断,是你可以质疑的吗?”
筱雅枝“呀”了一声,苦着脸揉揉头,这才
滕上云有些意动,想了想摇头道:“为师去不妥,要去你去。”
筱雅枝偷偷瞧了师尊一眼,见他不似说笑,试探道:“要不,徒儿先带些妖骨去,请那位申观主掌掌眼,被计师兄
滕上云哂笑道:“成,这事为师替你担着,不过你要记着数,合用的妖骨难求,日后万一‘低头服软’,得从五百的账里头扣掉。”
筱雅枝扫了一眼,为难道:“就这么几块还要扣掉,徒儿可说不出口……”
滕上云道:“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大手大脚可不成,若是易得之物,那位申观主岂会开口!”
师徒二人一边闲聊,一边挑挑拣拣,彻夜未眠,三圣宗千载积储,也只拣出四十七块妖骨,多为陈旧之物,一点墨痕或深或浅,越看越觉得诡异。翌日清晨,筱雅枝将挑剩的妖骨送回库
筱雅枝走水路。她有一宗法宝名为“避水珠”,含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栖凡观偏殿内岁月静好,阳光透过窗纸照
这样的情形出现得越来越频繁。每次修持功法,从入定中醒来那一刹,她总是情不自禁“回想起”一些褪色的记忆,心有些乱。她也曾向观主说起,观主告诉她这是所谓的“前世宿慧”,据说人死后转世投胎,要经过阴曹地府的奈何桥,喝上一碗孟婆汤,忘记前世的一切,安心转世。但总有些人忘不掉,转世后仍能看到前尘往事,见怪不怪其怪自败,淡然处之,莫要跟人提及,日后道行上去了,自然会豁然开朗。
当时李七弦忍不住问观主,他是否也能看到前世种种,得到肯定的答复,李七弦心中有些欢喜。前世宿慧吗?这是她和观主才有的秘密,只要她坚持不懈修持下去,就能与观主一样神通广大,不受其扰。小小的心眼里,似乎多了些许莫名的鼓励,李七弦从此用功更勤,后来居上,数次考校都独占鳌头,压过狐族一头,令昙羽子不无欣慰。
李七弦修持的功法源自《素女经》,九天玄女师徒一脉的根本真经,共计一十三篇,申元邛只听碧霞子说了些皮毛,其余都付之阙如,不过对李七弦来说绰绰有余。若她确是可造之材,日后再想办法找几门适合女修的功法,至不济也可向穆元雄开口,申元邛无意
这些心思,他从未跟人提起。
做完日课,李七弦起身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推荐本书加入书签
  新书推荐:军妻太迷人:八零,轻轻抱 盛宠农门小辣妃 获得厉鬼能力后我摆烂了 圣杯战争?龙珠战争! 茅山:从护法神将开始成圣 漫威开局带着旺达闯生化 人在东京,我能听到各种秘密 华娱:从代写情书开始 序列医生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